小張:『gipi,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?』
gipi:『好啊,如果我能幫得上忙的話。』
小張:『太好了,是這樣的,我們PR遇到一個問題解不了,可以請 你幫忙到客戶家看看嗎?』
gipi:『哪個PR?我直接找他問吧,如果有需要我會跟他去一趟客戶家。』

職場上哪有可能不求人,我之前也寫過一篇:
[嘀咕]職場上,哪能萬事不求人?

所以我自己也認為,可以幫別人就儘量幫吧,或許哪天換成自己要幫別人也不一定,另一個更正面的思考就是:
[嘀咕]差異在哪,價值就在哪

我認為這就是職場上的應對之道了,最近聽到一個朋友,去到新公司短短一週就擄獲了該公司一些人的心,大家 都喜歡跟他請教問題,而他也很快的就展開他的新工作,也理所當然的被其他部門的主管們看到,確實是行。

以 上是我自己的做法,但我必須要說,並不是每個人都這樣做的,本篇重點主要著重在這個差異面。

gipi: 『小張,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?』
小張:『你說說看。』
gipi『是這樣的,你們那邊有個人很熟 Azure,可以請他幫我們上一下課嗎?』
小張:『這個喔,可能要等他有空的時候才有辦法。』
gipi 『那他哪時候會有空啊?我們可以配合他的時間地點沒關係。』
小張:『他大概今年都不會有空吧。』
gipi: 『OK,我懂了,那我先叫我們的人自己看看,有問題再跟他請教吧。』

回過頭,gipi去找老闆。

gipi:『我剛剛請小張的人幫我們上課,結果他竟然跟我說到年底都不會有空,現在才4月耶。』
老闆:『你覺得他做錯?』
gipi:『以個人角度來看,我覺得他做錯,但以工作角度來看,我是沒話說。』
老闆:『你瞭解就好。』

公司中,每個團隊、每個人都被賦予了短期與長期的任務,而這些任 務的結果將決定他的績效,如果他是業務,可能是今年要達成一億業績;如果是顧問,可能是今年要輔導100家客戶成功上線;如果是客服,那可能是年度的服務 滿意度要達90分以上,從這些任務目標展開來的工作與行動方案都是在一開始就定好了,能不變動,儘量不去變動的。

今天我的提的教育訓練,並不在他的工作清單中,也就是他幫了我,並不會讓他的績效加分,相對的還有可會有些扣分,這種問題發生在公司內的每個層 級,不管是底層員工、中低階管理者、領導階級都會發生,就算是總經理等級,彼此之間還是有他們關注的任務,不會因為他的層次變高了而讓他只著眼於大局而忽 略了自己的績效指標。

舉個例子,今天有個雲端的案子,最高層老闆希望能集結各單位好手一起來做這個關鍵 的案子,期望能作為公司在雲端的標竿專案,這個案子需要非常資深的專案經理、架構師、系統分析師、系統工程師與一大票的軟體工程師,而這些優秀的人大多來 自不同的部門,老闆今天指定了專案經理gipi,要gipi去將這些人找齊,並展開專案工作,gipi於是開始去接觸這些資深人員的直屬主管,完整的說明 整個專案的源由與老闆的期望,請他們將人力釋出。

其中系統工程師的主管小許本身同意了,並約定好可釋出 的時間;系統分析師的主管小黃拒絕了,拒絕的原因是『目前工作滿檔,無法釋出』;架構師的主管小胡同意了,他說一切以大局為重,績效的問題他會自己再跟老 闆談過。

軟體工程師的單位是由gipi負責,所以目前除了系統分析師之外,大多已經有底了,gipi心 裡正想著如何說服小黃,殊不知更大的問題正在後頭等著他。

隔天小許跟小胡都打電話來找gipi,異口同 聲都說他們的提案到總經理那邊被打回票了,詢問下來的原因都是:『年度計畫沒有這一項,釋出這個人可能會影響到我們的年度產出。』

gipi心想:『這個案子做好的話,未來對每個單位都好啊,老總等級不是應該以大局為重嗎?怎麼會這樣?』
gipi 不死心,逐一去找這幾個總經理,希望能跟他們清楚說明這個案子對大家的幫助,但最後仍談不妥,還是需要老闆出來作協調了。

這樣的現象在職場上應該很常發生,所以後來我自己有的體悟:『別人不是你,你願意做的不見得別人也願意做,接受每個人的差異性是必要 的。』
所以後來被別人拒絕時心裡不會這麼難受,反而會覺得挺正常的,但我仍會努力去爭取自己想要的資源;而若有人願意幫助我,我 會非常高興,會非常的感謝他,未來他有需要我幫忙的,我將在所不辭。

本篇重點其實在,別人願意幫忙,是 天上掉下來的禮物;不願意幫忙,算是正常的一個現象,不要想太多。

這邊再多補充一點,雖然工作上不可能 總是遇到善心人士,但這並不影響我自己是否要做一個善心人士。

文章來源:http://www.dotblogs.com.tw/jimmyyu/archive/2010/04/05/14407.aspx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efferyHu 的頭像
JefferyHu

::: My Life, My Style :::

Jeffery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